贡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贡缎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陆致成的产业棋局

发布时间:2020-06-29 20:08:56 阅读: 来源:贡缎厂家

无论怎么看,清华同方都是一个奇怪的公司。

如果有人问,清华同方是做什么的?有人回答它是做LED(发光二极管)的,有人说是做污水处理的,还有人说是做PC(个人电脑)的,仅这三个产业已经够风马牛不相及了。但是这还不够,清华同方其实已经布局了数字城市、物联网、数字电视、知网、微电子、半导体照明、多媒体、军工、环境等12个产业,并将其市值做到了300亿?元。

过分的多元化很难培养企业核心,并容易在定位上产生摇摆,这是一个看似违反企业管理惯例的模式。近日,当记者将这个问题抛给清华同方总裁陆致成时,他却有一番自己的理论:“我们的产业布局就像下围棋,先要把眼位占好,然后把若干个点连成一片,再连成一条龙,这个局面就能赢了。”

陆致成,1973年被推荐到清华大学学习。1977年,他顺利毕业于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暖通空调专业,同时也是我国第一批硕士学位获得者,毕业后留校任教。

为了把科研成果推广运用,1989年,陆致成和同事创办了北京清华人工环境工程有限公司,白手起家。1997年6月,北京清华大学企业集团发起设立清华同方股份(600100,股吧)有限公司。陆致成创办的公司并入清华同方。清华同方成立后,在上海交易所上市,陆致成被任命为总裁。

创业板推出后,清华同方独特的发展模式让资本市场兴奋不已:清华同方旗下孵化的众多公司可以分拆上市。

10月20日,同方股份参股公司百视通(600637,股吧)增资6655.96万元,由上海东方传媒集团、上海诚贝投资咨询公司、上海联合投资公司等认购。至此,同方股份所持百视通股份被稀释至15.466%。同方退出大股东位置,被市场人士解读为百视通即将在创业板上?市。

11月12日,晶源电子发布公告:拟向同方股份、清晶微科技、赵维健等定向发行1.07亿股,收购同方微电子100%的股权。受此利好刺激,晶源复盘涨停。这其实是同方威电子的借壳上市。

经过15年的发展,清华同方已经成长为资产300亿元的中型企业,覆盖了包括信息系统、互联网、环保、建筑节能在内的12个产业。

而陆致成也完成了从教授到企业家的艰难转型。陆致成表示,对兼备这两个身份还没有自信,作为企业家他要追求利润和规模,作为教授他希望技术创新成果。“首先要培养顶尖的专家,在这个行业里国内顶尖的三个人,同方至少要有一个。”在陆致成脑海中,显然企业规模和利润是第二位的,真正让他心驰神往的还是“世界一流的自主核心技术,不是买人家的,用人家的,而是真正自己的东西”。

对话陆致成

《新财经》:作为一家校办企业,您认为这个身份给清华同方带来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

陆致成:同方背靠清华,有一种得天独厚的优势。同方的发展模式是将科技成果产业化,并在这个过程中孵化一批高科技企业,同时培养高科技企业领军人物。我们把清华大学作为同方的“虚拟研究院”。清华大学有着非常雄厚的人才资源和项目资源,我们把好的研究成果找出来,邀请相关教师一起开发。

一个企业要发展,未来一定有很多投资,同方的清华背景可以减少很多投资预研风险。当市场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及时找到相关的专家。在项目产业化过程中,课题组老师可以到同方将项目产业化,最终,有些人可能留在企业成为了总经理,有些人则在完成使命后回到系里继续当教授。这是清华大学支持产业发展非常有效的政策,称之为“带土移植”。

《新财经》:有人说,校办企业最大的问题是管理,比如法人治理,您如何看这个问题?清华同方最近几年将在管理方面做哪些工作?

陆致成:从管理机制讲,我们从过去若干个分公司到本部制,到今天12个本部的体系。未来我们还要有制度创新,这也是为了在企业的一个发展阶段能够更快、更好地运转。

制度创新在企业不同发展阶段是非常重要的。有些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有点儿受制约,制度创新、管理体制的创新很难,在一些问题上会耽误很多时间,这是很大的问题。企业如果没有受到制约,机制的创新就会有很多改变。

今天我做的事情,就是让公司的管理结构更好,本部制的管理、横向集团化的管理,这两个矩阵式管理成为一个机制,谁做总裁也是这个思路。

《新财经》:同方有十二大主干产业,而且产业方向都非常好,像建筑节能、物联网、半导体照明等,都属于国家大力倡导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范畴。但是,与如此庞大的产业群相比,为何同方的规模只有300亿元?

陆致成:我觉得我们会在3年左右,最多不会超过5年再翻一番。但是500多亿元的规模还不够,大概要用10年时间达到1000亿元的规模。在这个问题上,我也跟自己斗争,我们的目标可能还不是一定要达到多少亿,当然没有一定的规模也不行,成不了世界一流企业。所以规模要有,但更重要的是规模的内容。另外,我们还要追求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现在,我们在主要行业要培养顶尖的专家,经营人才也很重要。

《新财经》:您认为清华同方在资本市场得到了什么?企业应该如何利用资本市场?

陆致成:同方刚成立时,我们依托清华大学,已拥有一定的技术储备,并汇聚了一批人才,但因缺乏资金,无法将科技成果做大做强。这时,上市成为关键的转折点,我们提出了“技术+资本”的战略方向,一是学会了在资本市场如何生存和发展,二是学会了如何将已有的科技成果通过产业化为社会服务。

既然是“技术+资本”,技术始终是同方的核心竞争力。与很多走贸工技路线的公司不同,同方走的是“学、研、产、用”相结合的道路,这使同方虽然入市较晚,但因为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优势,可以在很多领域后发制人。

同方在培育孵化科技成果时的一个做法被称为“拟风险投资”,它与普通意义上的风险投资有本质区别,拟风险投资是有固定产业方向的投资。同方按照自己的产业规划、产业发展方向和产业链建设进行投资,投资后也不是以退出为目的,而是通过“资产授权管理,计划预算考核,公司监督执行”的管理方针,辅助其继续做大做强。

这一阶段,同方孵化培育出了包括威视股份、人工环境、知网、微电子等在内的一批杰出企业,进而将一批之前只是几个人、一项技术、几间房和几篇论文的项目,演变成了国家级、世界级的科技企业。

《新财经》:清华同方一直把科研项目转化为赢利项目,但问题是企业的战略和主业容易摇摆,各种产业之间很难衔接,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陆致成:同方众多产业,实际上全都围绕着两大产业方向在布局:IT和能源环保。同方始终按照自己的产业规划需要进行投资和孵化,这跟风险投资是根本不同的。风险投资是投10个项目,只要其中的一个项目收益达到了50倍,其他9个项目就可以放弃了。但同方基本上成功的是绝大多数,因为我们是产业链里面的风险投资。

《新财经》:教授是做学问和教学,而企业家是经营和利润,这两个角色您如何把握?

陆致成:我在决定做什么的时候,既是教授又是企业家,要有教授对技术发展趋势的理解和企业家对现在社会需求的理解,两者加起来才是决策的依据。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站在一个纯教授的角度,我不是一个好教授;从企业家角度,我也不是一个好企业家,我管企业很人治,是一个仁慈的投资者,没有过于苛刻。所以,这两方面我都不合格,拿教授身份和企业家身份打分,我可能都是60分,刚好及格,好好做事的人而已。

《新财经》:您认为同方做到什么程度才能称得上是“世界一流高科技企业”?距离目标实现还有多?久?

陆致成:其实说起来条件也很简单,首先,你必须有世界一流的人才,做IT,在IT方面有世界一流的人才;同时要有世界一流的自主核心技术,不是买人家的,用人家的,所以要有真正自己的东西;当然作为一个产业,还要有世界所谓的市场占有率、产业规模、产业影响力,到这一步实际上才是世界一流。

同方才成立15年,还是个少年,所以离这个目标还很远。我们今天做的事情就是为实现梦想在作准备,所以,路还很长。

华人看国内视频在线

回国看视频用哪个软件

海外华人如何看国内视频

回国VPN推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