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贡缎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千零一只千纸鹤[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8:56 阅读: 来源:贡缎厂家

一千零一只千纸鹤

环县警察局林局长有一个正在读初三的女儿名叫林兰兰。林兰兰天生长得清秀不凡,在她弯弯秀眉下有一对清澈黑亮的眼睛,眼角微微向上挑去,而睫毛浓黑挺翘,以一种奇异完美的弧度向眼角微微翻卷,让她的眼睛像一对展翅翩跹的蝴蝶,美的如梦如幻。

林兰兰虽出生高贵,又有不可多得之色,但为人却一点也不高傲自私。乐于助人又和善的她身边平时少不了围上一些面容清秀小男生,可是初三开学的时候老师偏偏给她调了一个面若冷霜又很少言语的同桌韩小陌。

韩小陌天生性格孤僻,总是穿着一身简单朴素的衣服。在他的世界里仿佛天地间苍白一片,哀而不伤、轻视悲凉的面容拒人于千里之外,冰蓝色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情感。

林兰兰自从和韩小陌做了同桌后,本来性格活泼又多话的她却不知如何与这个冰一般的面孔打交道,所以几周下来两人都是沉默不语。

周五是全校大清洁,林兰兰和韩小陌分到了一组,他俩是负责整理他们班教室书桌整洁的。

被分到了一组,任务当然要两个人来完成,可是林兰兰只是静静站在韩小陌旁边,她不知道该怎样去和这个冷面人配合。

林兰兰静静看着韩小陌一个人在那里摆弄桌椅,看着头上流下丝丝热汗的韩小陌,她并不为自己帮不上忙而感到羞愧,心中反倒对这个冷面男生有几分笑意。

韩小陌在搬弄他和林兰兰的桌椅时,不小心将林兰兰的书本碰到了地上。他赶紧弯腰准备去捡,这时旁边的林兰兰说“我来吧”

韩小陌起身,冰冷的眼神带着几分歉意的说“对不起”

林兰兰抬头看看这个相处了几周都没有说过话的男生,眼角微微下斜的笑笑,“没事啦”,可是自己手中的书本却再次掉到了地上。林兰兰尴尬的再次捡起书本,这时书本中掉下了一个东西。

韩小陌附身捡起来,“这是—”

“千纸鹤”,林兰兰顺手拿过来说道

“可以教我怎么折它吗?”

“当然—可以–”

林兰兰没想到,这么一个冷漠无语的男孩居然会对这么个小玩意儿感兴趣,可是既然答应了教人家折这个东西,自己当然也不会食言,况且林兰兰自己也感觉她是乐意的。

这个下午,林兰兰回到家后天都快黑了,爸爸妈妈问她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她只是说“学校打扫卫生,当然晚喽”,然后又蹦又跳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

10月24这天,林兰兰早晨还没来学校,自己的桌子上就已经摆满了礼物,有可爱的小熊,有漂亮的围巾,有温暖又小巧的手套和帽子,当然好吃的也不会少。

东西多到林兰兰那边都堆不下了,韩小陌这边的桌子自然被占去不少。林兰兰来了以后,看到缩在书桌一角的韩小陌,不免有点好笑,“你怎么不往我这边推推啊,看把你委屈的”

韩小陌看看林兰兰,“今天是你生日?”

“当然了,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多好东西”

林兰兰还在等待韩小陌的下一句话,可是韩小陌却不在说话了,她有点生气,可是又感觉自己的生气有点莫名其妙。

下午放学的时候,林兰兰临走时对韩小陌说“今晚有我的生日party,你也来吧”,说着给了韩小陌一张纸条,“这是地址”。

韩小陌看着林兰兰远去的背影,拿出了捂在手底的千纸鹤继续折。

晚上的时候,在一个华丽的小酒馆里,一群少男少女欢声笑语的唱着歌跳着舞,而今天的主人公林兰兰却显得有几分失落,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门口。一起来玩的几个男生多次叫她一起来跳,一起来唱,可是都被她婉言谢绝了。

就在宴会即将结束之时,一个衣着朴素,冷面似霜的男孩抱着一个只用简单的彩色纸包装了一下的小纸箱进来了。

众多同学看着他,就在一个个都私下言语“他怎么会来”时,林兰兰上前说道“你来了”。

韩小陌嗯了一声,将手里的纸箱交给林兰兰,“送给你的”,然后转身离去。

>>

林兰兰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欲言又止,只是静静看着韩小陌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晚上林兰兰回家后躺在床上,她的床上满满的堆着白天同学和朋友送的各种精美的生日礼物,可她唯独抱着一个很不华丽,很不好看的小纸箱。

直到晚上一点的时候,林兰兰才打开了这个纸箱,她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千纸鹤,乐呵呵的脸上留下了两行泪痕,骂道“这傻子”,顺手拿出书包里的书本,将书里夹着的那个千纸鹤也放在了里面。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林兰兰打着瞌睡,揉揉略有肿胀的眼睛走出了房间。

在往学校的路上,林兰兰心里乐滋滋的,可就在过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十字路口时,一辆小轿车飞奔而过。

这天上午,韩小陌时不时的看向班门口,可他盼来的不是林兰兰,而是班主任带给他的噩耗。

“同学们,林兰兰同学今早在上学途中出车祸了,可能—-可能—-”

韩小陌听后冲出了教室,直奔医院而去。

就在路过林兰兰出事的那个路口时,韩小陌停了下来,他看见了天空中的林兰兰,林兰兰正在向他微笑着,韩小陌的冰容在这一时被林兰兰的微笑融化了,韩小陌笑了。

远处一辆小轿车正在向韩小陌飞奔而来,林兰兰看看那辆小轿车,这时韩小陌也回头看看,两人都笑了。

林兰兰想让韩小陌来陪她,她需要他,同时她也知道韩小陌会来陪她。

可就在小轿车就要撞上韩小陌的时候,韩小陌犹豫了,他轻轻一个跃身就躲过了驶来的小轿车,抬头看看天空的林兰兰,转头离去了。

林兰兰看着韩小陌离去的身影,泪水淹没了她的心头,“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一直以来我都错了吗?”

——-

在离环县不远的一个小山村里,有一个身着朴素的男孩正在熬药,破烂的窑洞里传出几声老妇人的咳嗽,“小陌—小陌—药熬好了吗?”

“好了好了,我这就给您端来”,说着男孩把药药汤倒入身旁的碗里端了进去。

老妇人喝过药后,喘着气说“小陌,这段时间怎么没有去上学,你是不是逃学了”

“妈,我毕业了,我没有考上高中,所以以后都不用去学校了”,男子微笑着说道,从他的脸上一点看不出平时的那股冷漠。

“哦,我儿都毕业了,都毕业了,毕业了好—毕业了好”,老妇人说着又睡了。

几个月后,老妇人离开人世了,男孩处理完老妇人的后事回到了家中,拿起一把满是铁锈的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胸膛。

——-

无尽的夜空中出现了两个身影,“兰兰,让你久等了,你会怪我吗?”

“当然会,为了惩罚你,下辈子你还要为我折一千只千纸鹤”

“不,是为你折一千零一只千纸鹤—–”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