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贡缎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类将进入自由设计婴儿时代

发布时间:2021-01-05 11:44:26 阅读: 来源:贡缎厂家

人类将进入“自由设计”婴儿时代?

(图片来源:英国人类生殖及胚胎技术管理局)   如果把试管婴儿和转基因这两个尖端技术结合起来会怎样?我们这里所说的“转基因试管婴儿”,是指为了避免线粒体遗传疾病,利用转基因技术,把母亲卵细胞中的“坏”DNA片段切除,换做另一位女性的“好”的DNA片段。从理论上讲,转基因试管婴儿至少拥有3个人的基因。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人类将进入“自由设计”婴儿的时代?   1   一父两母:革命性的生宵技术   英国人类生殖及胚胎技术管理局日前向英国政府提交了一份公众咨询报告,把“3人试管婴儿”技术又带人公众的视野。   所谓“试管婴儿”,是先把母亲的卵子和父亲的精子都拿到体外,让它们在人工控制的环境中完成受精和早期发育,然后再通过手术把早期胚胎移植到母亲的子宫中,孕育成孩子。而“转基因”技术,就是将人工分离和修饰过的基因片段导人到生物体的基因组中,通过导人基因的表达,引起生物体的遗传性状的修饰。   “3人试管婴儿”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线粒体DNA缺陷造成的遗传疾病。线粒体是独立于细胞核的细胞器,主要为人体的细胞提供生物能量。大约每200个婴儿中就有一个人的线粒体有缺陷,但大部分人不会出现症状。科学家迄今已成功确认了大约50种由线粒体脱氧核糖核酸变异引发的疾病,其中一些会在成年前消失。但某些患者可能出现肌肉无力、痴呆、失明、听力丧失,以及心脏和肝脏问题等疾病,甚至导致死亡--英国每年大约有6500名儿童患致命的线粒体疾病。   线粒体的一个重要生物学特点是,只能由母亲的卵子遗传,父亲的精子则不会产生线粒体遗传作用。因此,科学家们想出了一种方法:一父两母。简而言之,在这项生育技术中,需要父亲的精子、母亲的卵子和一位志愿者的卵子。科学家们把母亲卵子中的“坏线粒体”剔除,再将其与另一名女性捐献的卵子合二为一,然后与父亲提供的精子结合成胚胎。由于线粒体本身的脱氧核糖核酸就携带自己的基因,所以通过3人试管婴儿技术生出来的婴儿的大部分基因来自父母,但也携带少量第三者的基因。   2   技术:远未成熟的“科幻”   其实,早在2008年,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就采用类似技术,成功培育出10个胚胎。但这些胚胎在6天后就被销毁了。2009年,美国科学家也采用这种技术培育出4只“转基因”猴崽。领导这项研究的美国俄勒冈全国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的玛萨希托·塔奇巴纳博士认为,这项技术同时适用于人类。有科学家大胆地预计,几年内,这项技术可能会培育出第一批“设计婴儿”。   但在大多数谨慎的科学家看来,这一技术固然能为某些遗传疾病带来福音,但距离成熟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甚至相当“科幻”--至今我们仍无法全面了解人类基因的每个点、每个片段的精确作用,以及改变它们可能带来的后果。   更重要的是,科学家们目前仍不清楚这种对生殖的干预行为,是符合进化的方向还是在干扰进化。这项技术改变了生命诞生过程中的基本组成模块,干预了人类基因的遗传过程,并且这种改变还会一代一代遗传下去。   不少科学家对这种技术提出了警告:到目前为止,还无法准确评估这一技术的风险。他们严肃地指出,假如携带“坏线粒体”的卵子同时还携带其他可遗传的缺陷,即使更换了线粒体,那生出来的孩子同样会有遗传疾病。的确,即使是从事这项研究的人也不清楚完全更换线粒体DNA,哪怕是一部分,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问题,例如是否会让后代产生其他风险。而这样的问题在人工生殖技术中已经出现~~将精子直接注射到卵细胞的技术,会让后代产生较高的出生缺陷。至于是什么原因,研究人员现在也弄不清楚~~很可能是违背自然生育原理而导致的。   3   干预生殖:面晰怆理迷局   如果这一技术发展下去,从理论上讲,不仅可以“一父两母”,也能“多父多母”。那么,这就不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更加挑战了人类千百万年进化而来的伦理。英国科学家此次讨论的焦点,不是技术,而是伦理问题~~这样的研究究竟能不能做。   支持者,如英国人类生殖及胚胎技术管理局主席丽莎·雅丹教授说,对胚胎进行转基因操作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应该非常慎重。重要的是,如何在生育健康宝宝和对人类社会可能造成的影响之间取得平衡。他们认为,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种高级形式的试管婴儿是不安全的。公众调查结果也显示,大家对这一技术“普遍支持”。   反对者认为,这不是治疗疾病的问题,而是创造了一种新的人类胚胎的问题。那些被“设计”出生的婴儿,他们的亲缘关系该如何界定?他们是不是自己父母亲的孩子?他们与另一个“母亲”的家族是否也有亲缘关系?这或许会让整个人类社会陷人伦理困境。英国公益组织“生殖伦理学评论”的约瑟芬·昆塔瓦莱说,人类的繁殖模式经过了数百万年的进化,“我们应不惜一切代价去阻止那些干预的行为。虽然这项技术旨在阻止患上线粒体疾病,但如果它给人们带来更为严重的问题,这显然是荒谬之举”。   不少人认为科学家们“走得太远了,走得太快了,扮演了造物主的角色”,“人们在做这些事情时总抱着良好的意愿,但我们必须在这个问题上小心谨慎。”不少进化论的“信徒”认为,自然的优胜劣汰固然残酷无情,正是这种残酷无情,才让包括人类在内的物种不断进化。   从克隆技术到转基因技术,基因组学和生物医学的迅猛发展和即将迎来的革命性大发展,给人类传统的伦理带来了巨大挑战。支持也罢,反对也好,都不能意气用事。正如美国科学家麦克里那博士在《科研诚信:负责任的科研行为教程与案例》一书中所说:“在回答最新问题时,必须超越研究的科学意义,阐明它更广泛的社会意义。”(胡轩逸)

深圳结构设计公司

玉树工业设计

长垣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