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贡缎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涌金系褪色碧水源或成金融资本最后狂欢

发布时间:2020-03-12 10:06:12 阅读: 来源:贡缎厂家

涌金系褪色:碧水源或成金融资本最后狂欢转载cyzone导语: 时间可以磨灭伤痛,也可以忘怀旧楚。但有些人、有些事却是不容易被遗忘。2008年4月底,被资本市场称为江湖最后大佬的魏东在其父母的北京寓所临高一跳,轰然结束了自己年仅41岁的生命。

时间可以磨灭伤痛,也可以忘怀旧楚。但有些人、有些事却是不容易被遗忘。2008年4月底,被资本市场称为江湖最后大佬的魏东在其父母的北京寓所临高一跳,轰然结束了自己年仅41岁的生命。两年后的今天,外界已难想象,如果当初魏东没有选择以如此方式结束自己人生的话,其一手建立起来的超级资本王国——涌金系如今会是何种模样。

之于涌金系与魏东而言,这段往事之所以难以被遗忘,不仅仅是因为魏东以跳楼完结生命的传奇结局所留下的许多未解之谜,也不仅仅因为涌金系纵横市场数载,而巧妙利用其有利资源,看似便宜占尽,短短十余年内建立起的巨大的财富帝国,更重要的,或许则是在涌金系和魏东的发展的几个重要阶段中,其身上所表现出的,能代表中国资本市场中的私募资本从虚拟经济到实业投资的发展进程。

时间进入2010年4月中旬,魏东离世整整两年,作为涌金系的一个重要资本运作平台,湖南九芝堂开始惊爆出人事大调整传言。

2010年5月15日,九芝堂高层人事大调整的传言得以应验,曾被魏东生前着力培养的职业经理人、九芝堂董事长关继峰和曾为涌金系收购其另一资本运作平台千金药业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九芝堂副总经理、董秘蔡光云双双正式提出辞呈,而负责接替九芝堂董事长一职的不是别人,正是魏东的哥哥魏锋。

九芝堂的人事调整使得涌金系未来的发展战略思路得以更为清晰地体现,在魏东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其一手建立起来的金融投资帝国已经开始也必须去面对‘环境’改变后所带来的战略转变,涌金系的去金融色彩之路是未来涌金系发展的关键之一。近日,一位接近于涌金系高层的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事实上,自魏东离去后,无论是在风投层面的接连受挫,还是在民生银行、广汇股份等等系列股权的抛售,以及国金证券控股权转让传闻的不绝于耳,都已经在或明或暗地预示着去魏东后,涌金系必将面临的变革阵痛。

碧水源财富谋局

涌金系金融资本的最后狂欢?

如果魏东还在,涌金系参与的这些投资可能不会如此容易被否。国内一家投行高层告诉记者,许多公司上市之前之所以引进风投并不是因为缺钱,而是参与投资的私募所带有的独特的能力。

2010年4月21日,距离魏东忌日两周年仅不到十天。这一天,涌金系数位内部相关成员参股的碧水源以145元/股的开盘价正式登陆创业板。

根据碧水源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公司IPO前的15名自然人股东中,至少四名自然人为涌金系成员,分别为魏东之母刘世莹,其持有碧水源286万股,魏东之得力干将之一的云南国信董事长刘刚之妻吴凡,其持有41万股,涌金集团股东之一沈静持有碧水源33万股,而魏东之兄魏锋则持有18万股。

而在碧水源上市前的三家法人股东中,涌金系的资本运作平台之一的上海纳米创业投资公司也同样以247.5万股,成为碧水源的第六大股东。

工商资料显示,上海纳米成立于2000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刘明,由三位自然人出资3亿设立,其中,魏东之妻陈金霞出资2.25亿,占比75%,而自然人俞国音、刘明则分别以4500万元和3000万元的出资,分别拥有上海纳米15%和10%的股份。

4月21日至5月19日,顶着创业板第一高价股光环上市的碧水源股价波动幅度剧烈,从最高价175.58元一度下探至106.01元。即使以106.01元的最低交易价格计算,仅魏东之母刘世莹所持286万股的市值便在3.03亿之上,就算其中持有碧水源股份最少的魏锋,其持有的18万股碧水源市值也近2000万,而魏东之妻陈金霞通过上海纳米间接持有碧水源约185.625万股的市值也近2亿之巨,这也就意味着仅在碧水源上市这笔风投中,仅魏东的直系亲人便坐享了超过5亿的资本饕餮盛宴。

本报记者调查获知,魏东及其涌金系在碧水源的谋局最早开始于2006年底,当年9月18日,碧水源进行了其上市前的增资扩股,作为涌金系的资本运作平台,云南国投以2000万元出资认缴碧水源44.12万元的注册资本,从而成为碧水源斯时的8大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7.50%。

同年10月,云南国投便向云南省银监局提交了《关于开展瑞源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工作报告》,据该计划显示,瑞源信托计划融资规模为1400万元,目的是用于受让云南国信持有的5.25%碧水源股权。

2007年3月1日,瑞源信托计划正式成立。根据云南国信向云南省银监局提交的工作报告可知,该信托计划推介期为2007年2月13日至28日,共募集资金1400万元,受益人45人。

但令人蹊跷的事情却在此后接连发生。

2007年11月23日,瑞源信托则宣布因标的股权无法正常办理过户,而导致计划解散,而瑞源信托计划在以少量信托利益以货币形式补偿45名受益人后宣布终止。但就在此四天前,也就是11月19日,云南国信却与如今出现在碧水源股东名单中的9名受益人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约定向其转让所持的碧水源5.25%的股权,值得注意的是,该9名受益人不仅仅包括上述多位涌金系成员,而该9名受益人也同时出现在原瑞源信托计划中的45名成员名单之列。

2008年8月27日,云南国信正式转让其所持有的碧水源7.50%的股份,其中5.25%的股权按上述协议分别转让给了包括刘世莹、魏锋、吴凡等在内的9位受益人,而另外2.25%则转让给了上海纳米。

本报记者获得的有关转让记录显示,上述十位通过云南国投参股碧水源的股东中,刘世莹获得碧水源286.6875万股的转让价格为731.835万元,而魏锋获得18万余股的兑价为47.385万元,折合每股价格为2.55元,而上海纳米获得碧水源247.5万股的兑价则更低至600万元,折合每股价格仅2.4元。

至此,短短三年时间,魏东及其掌控的涌金系在碧水源中的投资收益最高已爆增近70倍。

但对于涌金系而言,这看似繁华的局面或许只是其在资本运作之路上最后的狂欢,失去了魏东的涌金系在资本市场中已如明日黄花。上述接近佣金系高层的内部人士指出。

实际上,早在2009年底,涌金系的首次资本运作便浮出水面,但遗憾的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2009年12月1日,赛轮股份的创业板首发申请被否。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6月份,赛轮股份上市前夜,陈金霞等涌金系代表则以4.4元每股的价格火线参股,其后,陈金霞持有赛轮股份6.1%的股权,为其第五大股东,而具有涌金系背景的青岛软控(002073.SZ)和苏州工业园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分别持有赛轮股份8.13%和0.82%的股权。

倘若赛轮股份成功过会上市,以其2008年每股净利润0.22元,当时创业板发行平均市盈率60倍计算,其发行价格则将达13元左右,即使排除二级市场的后期炒作,不到半年,陈金霞在赛轮股份上的账面资产则至少增长200%,但随着赛轮股份的过会失利,其这一美梦也就此泡汤。

2010年4月28日,信得科技同样冲击创业板上市被否,而这已是信得科技第二次申请上市被否了。

而此次,参与信得科技的涌金系成员便同样是其旗下鼎鼎大名的上海纳米。

2007年3月,上海纳米仅以100万元的超低价格从信得投资处获得信得科技前身信得药业5%股权。如信得科技成功上市,以2009年信得科技上市发行摊薄后,每股收益也将达到0.56元,给予其60倍的发行市盈率计算,其发行价也将超过30元,这也就意味着,即使刨去二级市场的种种操作,仅仅3年时间,上海纳米投入到信得科技中的区区100万元则将增值至6700万元,收益则可能爆增60余倍。当然,随着信得科技的接连被否,涌金系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

如果魏东还在,涌金系参与的这些投资可能不会如此容易被否。国内一家投行高层告诉记者,许多公司上市之前之所以引进风投并不是因为缺钱,而是参与投资的私募所带有的独特的能力。

当时之所以引进包括涌金系在内的私募投资机构,就是看中他们身上独特的政府人脉资源能为上市保驾护航。上述涌金系参股的某公司有关人士更向记者坦言。

虽然目前来说很难评定碧水源是否将是涌金系最后的狂欢,但涌金系在资本市场中的影响力、话语权以及人脉的认同度都已经日薄西山了。上述某投行高层坦承。

上一页 1 2 下一页阅读全文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科龙空调售后电话科龙空调400热线

怎样判断空调毛细管堵导致不制冷

空调四通阀坏了的表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