贡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贡缎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苦瓜的鬼故事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7:43 阅读: 来源:贡缎厂家

我是一个初中生,虽然现在只是初一,但是在我们学校里我也算是一个知名人士,学校里的同学老师几乎没有不认识我的,因为每次考试我都是年级倒数第一。说起我的成绩还真有点汗颜,数学回回都是个位数字,物理还好点,最起码每次不是个位数字,最让我骄傲的是语文,每次都可以考五六十分,这是我所有成绩中最高的一门了。

三年前爸爸妈妈也是花了大价钱才把我办到这所全县最好的学校,但因为成绩差,这初一我都念了三年了。

我在校园里走的时候,遇到的同学老师都会看着我笑笑,而且是很猥琐的那种,我几乎是学校的焦点。其实成绩回回倒数这也不是很丢人吧,我确实学了,但学不会啊,我也没办法了。

不过上周五学校发生的一件事让我这个学校的焦点不再被那么注视,听说上周五有一位初三的女学生从教学楼掉下来了,目击者是同年级的一位男生,叫江城。

听说江城是初三某班的班长兼体育委员。周五下午他处理完班里的事情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刚到教学楼门口,楼上就掉下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响声很大,似乎是什么重物,正好掉在江城前面。

因为那时天已经有点黑了,是什么东西江城也看不清,上前仔细查看之下,原来是个人,江城吓得不轻,赶快打电话报警。

警察来了后查看之下,发现这女孩早已气绝身亡,将尸体运回警局,查其身份得知这个女子名叫迟珊珊。

说起迟珊珊,她可是我们年级的顶尖人物,学习排名回回都是年级第一,人又很漂亮,是我们环城初中的校花。

我见过她几面,她的美确实是世间少有,但是我每次见她都是低着头就过去了,她和我的级别相差是在太大了,我从来都不敢正眼去看她。

我虽然性格开爽,从不把被人鄙视我的眼光放在心上,但在她面前,我却无比自卑,无比尴尬,而解决这种自卑、尴尬的办法就是每次都远远躲开她。

在她面前自卑的我听到坠楼死亡的女孩是她的时候,我有种莫名的心痛。我感觉自己很可笑,她和我的距离犹如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她的死又与我何干,可是内心的这种痛似乎无法避免。

听说法医在检查她尸体的时候发现她死前有被性侵的痕迹,迟珊珊的父母要求严查此事,可是我们学校的校长为了不破坏学校的声誉,将此事压了下来。

环城初中在我们县是最好的初中,每年升学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从这个学校出去的学生后来考上清华北大的都有好几个,县里很重视这个学校,所以在校长和县领导的商量之下,赔给了迟珊珊父母六十万元。迟珊珊的父母虽然不服气,但是又能怎样,况且迟珊珊还有一个脑瘫的弟弟迟帅,为了给他治病,迟珊珊的父母几乎花尽所有,迟帅的病情刚有起色,但家里已经空无一物,无法再支撑昂贵的医药费。

万般无奈之下迟珊珊的父母含泪接下这六十万元,此时也就这样被压了下来,学校恢复平静。校长在学校开会的时候还特意强调此时不许向外界传播,如有发现谁在外面散布此时事,学校立即开除,并追究其相应的法律责任。我们都只是初中生,本来就胆小怕事,听校长这么一说,我们回家连父母都不敢告知此事,虽然我心痛,但这是我也烂在了肚子里。

自从迟珊珊死后,一向爽朗的我变得沉默了,校园里我的踪迹渐渐地少了,然而初一的期末成绩出来后,我还是倒数第一。班里的同学那种鄙视的眼光齐刷刷向我看来,就连班主任也是露出猥琐的笑容说“你这初一是不是想念老啊,不过以后你不用再留级了”。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也没有理他,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直戳戳走出了教室。

在此后的日子里,我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回回倒数第一,但是以往爽朗多话的我却不愿再与人交流。

我在初一就待了三年,原本我还不知道初二会待几年,可是升学考试后,老师竟然奇迹般的没让我留级,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爸爸妈妈钱的好处。

升到初三的第一天,老师给我调了一个新同桌,然后就开始逼啦逼啦的说初三制度,还有一些怎样学习的窍门啊,还有什么想着梦想中的高中进发之类的。对于他的话我没有一点兴趣去听,对于这个新同桌我也没有兴趣去认识,于是这初三的第一天我抱着头睡下来了。下午的时候我背上书包就走了,晚自习也没去。

第二天起来已经迟了,来到学校一进教室,班主任就气冲冲的批罚我“昨天我讲制度的时候你在睡觉,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我没有当众批评你,昨晚你还没有来,今早又迟到,你还真是无法无天了,门外站着去”。

说起我们这个班主任,他和爸爸妈妈好像是同学,虽然从初一就看不起我,但看在爸爸妈妈的面子上平时也不多为难我。

我一直被罚站到中午,班主任才放了我,可是这时我的腿都直了,有点不会走路的那种。这时一个同学过来搀扶我,我随口说了句谢谢,这时他说道“坐在一张桌子上还说什么谢谢”,我抬头看看他,原来是班主任给我新调的同桌,就这样我们认识了。

他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得知他叫江城,听到这个名字很熟,但却忘了在哪里听过,于是我客气道“我叫张晨,很高兴认识你”。之后聊了很多,这兴许是最近两年来我同同学说话最多的一次。

江城人很好,学习成绩也很出众,每次都是年级前十,平时更是时时帮助我解决一些疑难杂题,还常常给我讲学习的方法及窍门,还有一些破题的思路。对于学习他确实很有方法,跟着他我的成绩进步很快。班里的同学很羡慕我有一个这么好的同桌,不仅学习好,还很有耐心的辅导我这个同桌,所以多次向班主任提出调换座位,但是江城每次都拒绝了。

我很感激他,很感激他对我的耐心,对我的态度。

随后迎来了中考,我奇迹般的考进了县一中。

县一中是我们县最好的高中,比环城初中在我们县的地位还要大好多,每年环城初中学习好的同学都会报考这个学校,但考进来的不是很多。要想上一个好大学,县一中就像一个走向大学的通道,只要能考进县一中的学生没有考不上大学的,我们县能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自然也是通过这个学校。

我都考上县一中了,江城考入这个学校自然不在话下,只不过他的成绩被分在了特尖班,而我被分在了普高班。我们俩个班级之间还相隔一个尖子班,所以我的等级比他低了两级。

身在特尖班的他以后的前途是大大的,虽然考清华北大把握不是很大,但国内知名高校他还是任意挑的,而我用气好点兴许能考上好点的本科,差点也就是个普通二本,我和他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调班了,而且调到了我们班。在他的要求之下班主任把他和我调在了一起,看到他我心里充满高兴,但又很疑惑,于是我问他“江城,那么好的班你不去,干嘛来这儿”,他笑笑说“我走了你怎么办”。他的话我很感动,他是我这么多年唯一的知心朋友,我感觉对他的依赖超过了我的父母。

江城虽然调到了我们普高班,但成绩依然那么出众,每次都在全年级前二十,班主任为班里有这么一个学霸级人物很高兴,江城自然又成了我们班的楷模。

转眼间到了高三,同学们的学习气氛大幅度的提高,因为这辈子几乎都压在这年的高考上了。江城对我的辅导也更加紧了,我和他的关系更是密不可分,走在校园里同学们都认为我们是断背(男同性恋),可是只有我认为我们是纯友谊,因为我不好那口。

高考如期而至,考完试后我和江城吃了顿饭,在我认为这是我们的最后一顿饭,因为我知道凭着江城的能力上一所知名的重点大学是不成问题的,而我即使受到他的细心辅导,能上一所好点的本学校已经实属不易。果然,成绩出来后一切犹如我所猜想的那样,我的成绩是还没上一本分数线,而他整整不我高了一百分。

再和他通电话时他说“分数有高低,兄弟情义仍不便”,我笑笑挂了电话。

随后在爸爸妈妈的建议下我报考了兰州商学院的会计专业,听说这个专业是兰州商学院最好的专业,爸爸妈妈都是经商的,所以才替我选了这个专业,说是以后可以接手他们的生意。

九月份开学后,爸爸妈妈给我带着行李,我们一起来到了商学院,报完名来到宿舍后,妈妈看着破旧的宿舍,破旧的床位后很心疼的岁我说“晨晨,你从小就没受过苦,要不砸住外面吧,外面条件好”,但是我有心没心的说了句“不用了,就这儿吧”。

随后爸爸拉着不愿离开的妈妈回去了,可是随即有一个让我兴奋的事,江城居然来到了我的宿舍,还带着行李。我又惊又喜的问“江城,你怎么来了”。他笑笑说“想你了啊,你不想我啊”,我看着他的行李箱说“可是---可是这行李--”,他回答道“我也报了你们学校,和你一个专业,一个班,一个宿舍”。

听了这话我很高兴,但是又很惋惜,他那么好的成绩,居然----。

看到我的样子他拍了我一下说“好了,我来都来了,你还想把我赶出去不成”,我们俩都傻笑一番,紧紧抱在一起。自从迟珊珊死后,留给我的只有落寞,但江城是我走出了这种落寞,可是他的这份情我该拿什么去偿还----。

上了大学后,我们一如既往的黏在一起,吃饭一起,上自习一起,买东西一起,甚至上厕所都一起,我们成了学校里公认的同性恋,但是我们还是那样不以为然。

江城的床位就在我上铺,和他住在上下铺的这段日子里我发现他一直有半夜做噩梦的习惯,时常在半夜会一惊一乍的喊“不要---不要---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宿舍里的其他舍友经常对他不满,可是这也不能怪他啊。每次听到他喊梦话我都会立即上去安抚他,可他总会猛地惊醒,还问我“你谁啊--你谁啊--”,随即又会笑着说“刘晨啊,我没事--我没事了”。起初我对他的习惯很疑惑,但慢慢也就习惯了。

很快一学期下来了,江城让我去他家玩,我想都没想就跟着去了。

来到江城的假后我有点傻了,那装饰,家庭阁楼的那设计,我来个去,简直难以想象。我家也不穷,家里装修也不差,可是和人家这一比,顿时感觉我家暗淡了好多。

晚上江城的父母回来了,见到他的父母我更是震惊异常,原来江城的爸爸是我们县的县委书记江德,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本人,只是偶尔会在电视里看到他。

这让我震惊之下好不自在,江德倒是很随和,微笑着说“你就是江城常常提到的刘晨吧”,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江德随即又说“江城时常在我们面前提到你,还说你很聪明,有很好学,生活中更是帮了他不少忙”,这话让我更不好意思了,因为平时只有江城帮我的份,聪明比起他我更是弱爆了,我正不知如何回应江德的话时,江城的妈妈回来了。她看见我后对江城说“江城,这是你常常提起的刘晨吧”,江城淡淡的说“是”。江城的语气让我有点不自在,他怎么能这么对父母说话。这时我注意到他似乎和父母间有点隔阂,才记起自从江德进门后江城似乎从来没有笑过。

晚上吃过饭后我帮着江城的母亲将碗筷端进了厨房,看着江城的妈妈一个人在刷洗碗筷,我这个客人很不好意思,于是过去帮忙。

江城的妈妈很客气的说“不用不用”,但在我的坚持下还是接受了。

刷洗碗筷的时候我和江城的妈妈聊了起来,江城的妈妈说“江城小时候很调皮,到处闯祸,学习成绩也很一般,总是玩世不恭。兴许是每次闯祸都有他爸收低的缘故吧,才使他变得如此,但是对我和他爸却很亲热,有什么事,什么话都会对我或者他爸说的。”,这时我问道“阿姨,那他现在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他和你们有点---”。江城的妈妈叹了口气说“在他上初三那年,听说是班里的什么干部,为了处理班里一些事情他在班里逗留时间过长,出门时亲眼见到一个女孩从楼上跳了下来。那个女孩江城以前在我和他爸面前提过,江城说他喜欢那个女孩,可是亲眼见到那女孩死在他面前之后他害怕极了。江城回来后找他爸聊了很久,也不知道对他爸说了什么,他爸很生气,从没有打过孩子的他第一次出手打了江城。我听见后赶快跑进去,可是他爸恶狠狠的眼神吓到了我,我不敢说什么,就退了出来。那天之后江城就变得痴痴呆呆,我责怪是江城他爸把儿子打坏了,江城他爸也只是叹气。就这样江城痴痴呆呆过了近两年,我们带着他四处求医,可是都查不出病因。我四处拜神求佛,祈求让我的城儿好起来,可是快两年了都全无起色。原本我们都绝望了,可是一天他突然跑来对我说他要上学。听到他开口说话我高兴极了,随后便发现他恢复了正常,我高兴极了,我想大概是我的诚心打动了神佛。可是自那之后江城对和他爸一直都爱理不理,半夜还老是做恶梦。每次听到他喊我和他爸都赶紧跑进他的房间,他看见我俩 都会流着眼泪说‘爸爸妈妈我怕’,似乎还在做梦,可是每当我想过去抱住安慰他的时候,他又会立马清醒过来,冷淡淡的说‘我没事,你们回去吧’。他平日里对我们却总是沉默寡言,冷脸相对,只有提起你的时候他才会有一点淡淡的微笑”。

说完江城的事,江城的妈妈有问道“听他说他住在你上铺,你们宿舍条件还好吧,不会很差吧”,我点点头好让她放心。随后江城的妈妈又问道“他现在还做不做噩梦,有没有吓到你”,我瑶瑶头,这时江城的妈妈叹了口气,嘀咕道“那就好---那就好”。其实听完江城妈妈的话我也有好多问题,可是这些问题兴许只有江城知道。

帮着江城的妈妈刷洗完碗筷餐具后我来到江城的房间里,江城看到我后笑呵呵的说“你干嘛去了,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人”。我随意说道“没什么,我想问你一些问题可以吗?”。江城笑嘻嘻的说“什么问题,说吧”,我看着他说“你真的就是初三目睹迟珊珊的那个学生吗?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跳楼?那天都那么晚了她为什么还在学校?还有---”。这时江城怒喝道“够了”,然后就上床用被子抱住了头,我听见了他的哭声,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哭,但是现在显然不适合再问下去,兴许以后也不能再问,于是我关上他的门来到客房睡下了。

第二天我原本还想该怎样去和他说话,因为昨晚的事让我难以再向他开口,跟他道歉吧,我又没犯错,直接去搭话,又显得太尴尬。正当我踌躇之时江城进来了,他眼睛红红的,看来昨晚他似乎一夜没睡,而且还哭了一夜。

面对他我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尴尬的说“江城,对---对不起,我--我昨晚--”,这时江城看着我说“你是不是真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我被震住了,呆呆的点点头。他又说“想知道答案就跟我走”。

我跟着他出了门,来到了当年的环城初中,一路上我们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也不敢去主动和他搭话。他带我来到了当年的那栋教学楼门前,可是在放假期间,这楼门居然是开着的。我跟着他一直走到楼顶,他终于开口了。

他直戳戳的盯着我说“当年我就是在这里我被玷污,也是从这里我被推了下去---”,我赶紧打断他说“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这时他又说“你还记得迟珊珊吗?”我点点头,他布满红丝的眼睛盯着我说“我就是迟珊珊,我就是那个当年的受害者,我也是这几年来一直都粘着你、对你好的那个人”。听到这里我有点傻了,他接着说“当年我在这校园虽然备受瞩目,可是从初一那时见到你,我就莫名的想多看你两眼,可是你平时总是躲着我,又连续留了两级,此后见你的面就更难了。为了见你我每周五放学后都会故意拖延不回家,想着兴许会看见你,可是每次都是失望。但是我一直还是保持这个习惯,没想到初三时一个周五的下午,我等来的不是你,反而是江城这个混蛋”。

我看着他铺满血丝的眼神弱弱的说“你在说什么啊江城”。

他没有理我,接着说“江城这个混蛋知道我喜欢你,于是骗我说你在楼顶,可是我到楼顶后才知道受骗了,我知道事情不妙,可是正当返回时他截住了我的去路,随后还玷污了我。我向他愤愤的说道我会告发他,让他对我的所作所为得到应有的惩罚,他为了掩盖事情居然把我推下了楼。我死后怨气难消,找到他后欲要报仇,可是我想起了你,于是我附在了他的身体内,将他怯弱的魂魄压在手低,直到两年后我才再次见到你。你以为这段时间是谁在照顾你?是谁在关心你?是我,一直都是我”。

我吓的后退几步,他看到我这样,眼角流下了泪水,“我就那么让你害怕吗?就这样让你不敢接近吗?生前如此,死后更是如此,看来一直以来都是我太傻了,太执着了。”,随后就走向楼顶的边缘跳下了楼。

我一下清醒了过来“她对我如此,而我又岂能因为-----”,可是已经晚了。

随后来了警察,向我询问了经过,但是江城的父母又岂会相信是江城自己跳下楼的,好在这教学楼楼顶安了摄像头。

看完整个经过后江德抱着头哭着说“报应啊---报应---”。

失去江城后江德夫妇心灰意冷,随后江德辞去官职,向警局阐明了当年一切。

原来当年压下此事的不是校长,而是江德。江德听了江城的话后狠狠抽了江城几巴掌。但为了保护儿子江德动用一切关系,更是花了不少钱,更主动提出向被害者迟珊珊的家属赔偿六十万元金额。江德调查过迟珊珊的家庭情况,所以他百分之百相信迟珊珊的家属会接受这份钱,就此平息此事。随后这份钱就以学校的名誉送到了迟珊珊家人手里。

在这件事上,当年我们的校长也收到了不少封口费,随即将当时楼顶摄像头录下来的经过交到了江德手上。为了保险起见,江德更贿赂了当时的公安局局长及很多知情人士,并给他们许下诺言,今后一定会还他们的人情。

随着江德的招供,当年牵扯的一系列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我此时一病不起,随后慢慢就没了意识。我本想死后就会见到姗姗,这样我就可以向她忏悔,可是我错了,我并没有见到她,这兴许就是老天在惩罚我---

东莞谢岗库存回收今日行情

德阳金属建材装饰铝单板供应商

淮安CPVC电力管满足电力管网要求

藁城消防车国五图片零售价

碳钢管式进液分布器广西槽盘分布器

开封施工MPP电力管直接多少钱

河南床铺P形管镀锌P形管生产厂L形管

验收西安CGCT玻璃钢管安装费套什么定额

船用盖帽价格船用铝粘钉厂家电话